N號房事件| 26萬人付費圍觀?震驚韓國社會引公憤「旁觀者亦必須重罰!」

N號房事件| 26萬人付費圍觀?震驚韓國社會引公憤「旁觀者亦必須重罰!」

Lifestyle Art & Culture
ByAgnes on 23 Mar 2020 Digital Editor

韓國繼「鄭俊英群組事件」後,來到今年三月,整個社會再次陷入不平靜氛圍:「N號房事件」除令舉國上下震怒外,更引發全球高度關注。

Unsplash
Photo from Unsplash

Unsplash
Photo from Unsplash

#「N號房事件」

2018年尾,一個名為「godgod」的用戶於Telegram內,開設以1-8號房命名的聊天室,群組內所分享傳閱的都是女生被性虐、侵犯的影片,後來這1-8號房停止運作,但發放同類型片段的「N號房」也愈來愈多,自此「N號房」便成為這類聊天室的統稱,當中以自稱「博士」的用戶所經營的「博士房」最為猖狂,他要求進入群組的人要付費成為「會員」才能觀看影片,而房內的犯罪手法更變態、令人惻目。

Pinterest
Photo from Pinterest

#「博士房」
他們在Twitter搭訕曾上傳性感照片的女性,引誘對方點擊病毒網址,取得個人資料後冒充警察威脅受害人當「奴隸」,否則便把照片傳給她們身邊的人;又或是假借「高薪兼職」名號,利誘受害人拍裸照,其後以照片要脅拍不雅影片。他甚至要求受害人在身體用刀刻「奴隸」和「博士」的字樣,只為證明是屬於自己的「作品」。影片變態程度令揭發事件的記者事後也花了長時間亦無法釋懷。除了要付費外,每位群組成員每天都要被要求上傳淫穢照片或是參與性騷擾對話,假如未能「合作」就會被退出群組。

NAVER
Photo from NAVER

NAVER
Photo from NAVER

#受害女性最小只得11歲;加入群組的用戶卻或高達26萬人

正當事件被揭發,隨著社會要求嚴懲營運者和會員的呼聲高漲,青瓦台就要求公開「N號房」會員疑犯個人資料的請願,合共已收集超過370萬聯署。而韓國媒體率先在新聞中公布「博士」的正面照與本名,就連他的身分也被起底,不僅大學剛畢業,還是個常拿獎學金的資優生。南韓總統文在寅指,對民眾的憤怒感同身受,並已指示警方徹查案件,讓所有加害者得到應有的懲罰。

同時,事件曝光後搜尋有關註銷Telegram帳號及刪除紀錄的搜尋大增,亦有人發表「自己是無辜」的言論,令人嘩然。 

naver
Photo from naver

廣告
廣告

#「如果她們不上傳的話,就不會有26萬名受害者啊!」

有相信曾成為「會員」的人在網上大言不慚的發文表示「比起處罰N號房的會員們,不是應該要先處罰那些上傳自己身體的『淫亂女』嗎?如果她們不上傳的話,就不會有26萬名受害者啊!我認為那些女性的錯更大!」再指出從另一角度來看「明明已經付了錢,聊天室卻沒了,營運者和淫亂女也會有詐欺等罪嫌嗎?最大的受害者明明就是會員們,為何還要被罰?」

Pinterest
Photo from Pinterest

會說出以上一番話的果然是個只懂得以下半身思考的動物。首先,那些女生都非常年輕,大部份更是未成年的中學生而已,她們之所以要被逼拍下如此恐怖的影片,全因被所謂的「營運者」以非法手段竊取個人資料、甚至更私密的照片並加以威脅,恫嚇不從的話,便把這些公開讓她們名譽掃地。

Unsplash
Photo from Unsplash

#雪崩時,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

當旁觀者「付費」進入後,所獲取的「快樂」與「滿足」其實是建基在這些女生的痛苦身上,因為年少無知的失誤結果以被「凌辱」手法成為「娛樂」旁觀者的工具,觀看的時候亳不理會對方所承受的痛,以觀看她們被侵犯凌辱為樂,而當懲罰與後果即將降臨時,身為旁觀者的人卻害怕面對刑責,以「付錢」為由說服自己心安理得。

Unsplash
Photo from Unsplash

當我們疑問這個世界出了甚麼問題、為甚麼會有人想到策劃這些謀取利益時,只要想深入點便能明瞭:不就是因為有這些旁觀者的「需求」出現嗎?沒有一片雪花認為自己造成了雪崩 沒有一滴水認為自己造成了洪水。身體的傷痕或許可以隨著時間痊癒和淡忘,心裡的創傷卻是一輩子都好不了的。

 

Text: POPLADY Editorial

Photo Source:Unsplash、naver、Pinterest《媽媽別哭》、《熔爐》劇照

Share to Faceboo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