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行為藝術家Ulay離世】與Marina的相愛相殺故事 教曉我們「愛是一場花一輩子完成的藝術創作」

【行為藝術家Ulay離世】與Marina的相愛相殺故事 教曉我們「愛是一場花一輩子完成的藝術創作」

Lifestyle Art & Culture Relationship
ByAgnes on 03 Mar 2020 Digital Editor

「終結」一詞帶有已完成、過去的意味,行為上「不再往來」就已是終結關係的「儀式」,然而走過歲月洪流後,大慨才領略到世間的所有終結都不過是形式,所有在你生命上走過的人都會以各種形式佔據你心房一部分,直到有天你記憶消逝,才能算得上真正的終結。

Pinterest
Photo from Pinterest

Pinterest
Photo from Pinterest

mplus
Photo from mplus

日前行為藝術先驅Ulay因癌症引起的併發症逝世享年76歲,每當提及Ulay的一生,不論是藝術成就或是感情生活都總離不開另一個人:有「行為藝術教母」之稱的Marina Abramović。同月同日生的兩人,自1976的初次相遇後便注定二人往後一生的交纏。在相戀的12年間,他們的藝術創作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人心,作品的意義不在嘩眾取寵,每個「不驚人誓不休」背後的反思卻是餘音裊裊般襲人。

Pinterest
Photo from Pinterest

#行為藝術黃金期 - 戀愛關係的試煉

MOMA
Photo from MOMA

1976年的「Relation in Space」 二人赤身裸體,從相距20米的地方起步向對方跑過去,每次相撞後再返回點,一次比一次更快與更猛烈,而那些相撞的聲音就通過揚聲器呈現在空間中。

MOMA
Photo from MOMA

1977年的「Breathing in - Breathing out」他們口對口,吸對方吐出的氣,十二分鐘,肺裏滿是對方的二氧化碳,倒地昏迷不醒。在你擁有我而我入侵你時,愛可以很致命的。

MOMA
Photo from MOMA

1980年的「Rest Energy」兩人面對面相視,手持同一把已上箭而且被緊緊拉扯的弓,Ulay拉著弦對準Marina心臟,在整整的4分10秒中,兩人心跳的快速跳動與緊張的呼吸聲被清楚地記錄下來。

MOMA
Photo from MOMA

#一次計劃中的「久別重逢」卻成訣別-「The Lovers:Great Wall Walk」

80年代,他們聽說長城是太空人在月球唯一見到的人為建築,於是二人便萌生各自從長城的兩端起步,歷時三個月最後於山西的二朗山上會合並預算在重遇那刻結婚。

Pinterest
Photo from Pinterest

廣告
廣告

計劃往往趕不上變化,在二人好不容易完成長征後,迎來的並非按原定計劃成婚,反而是結束彼此12年的工作伙伴與情侶關係。

「我們互相擁抱,但感覺非常奇怪。我們好像兩位外星人,曾經親密熟悉,卻走向分離的道路。我說不出話來,他卻滔滔不絕地訴說他自己、他的路程、他的經驗。他將我的手握在他的手中,讓我強烈地感到我們似乎又重新在一起。感覺非常平靜與優美」

MOMA
Photo from MOMA

短暫的美好過後,卻再次陷入無話不談的僵局,在擁抱過後二人就此告別,更在往後20多年再不相見,花了許多時間相處的男女不等於就能在感情上走向圓滿,就像是《The Lovers:Great Wall Walk》一樣。也許我們也曾體驗在愛情中花光力氣卻無能為力的分離。

MOMA
Photo from MOMA

多年後Marina接受訪問時透露多一個使人心碎的原由:在行走長城的過程中,Ulay不小心讓他的中文翻譯懷孕,因此《The Lovers:Great Wall Walk》的結局不是他們成婚,而是他娶了中國太太。

Pinterest
Photo from Pinterest

#離開不等於會抹走愛 

Pinterest
Photo from Pinterest

Pinterest
Photo from Pinterest

2010年,Marina在紐約 MoMA 發表新作《 The Artist is Present》,藝術家長時間坐在藝術館內,與輪流坐到桌子另一頭的觀眾沉默對視。有一天Ulay來到並坐下來,當Marina張開雙眼,眼神的驚訝漸漸化為淚水,這是二人在長城揮別後首次見面,當天的眼前人已白髮蒼蒼,那些曾一起經歷的種種再次湧上心頭,彷彿彼此千帆過盡後,當天的愛恨早在漫長歲月裡化為醇酒。

雖然這場美麗重逢後,2015年Ulay曾入稟法院指Marina未有支付以前作品的相關版權費,但兩年後二人再一次表示「所有的憤怒與憎恨都已經過去了。我想到這一生,我們一起留下了如此美麗的作品,只有這才是重要的。」

Facebook
Photo from Facebook

Ulay逝世消息傳出後Marina發文哀悼,對於他的離開感到極悲痛,自己會深深懷念對方,想到對方的藝術將永遠的流傳是對自己最好的安慰。二人用藝術作品甚至是一生,為我們展現出愛情關係裡的每個意義,也許相愛熱戀、衝突仇恨、冰釋前嫌至如今天人相隔,感情,原來都是我們一整生致力完成的一項行為藝術,走過唏噓的從前,他再也不能與她「對視」或「對峙」,悄然明白自己對他的愛從未因為當年的分離而消失,因為餘生裡Ulay亦將繼續住在Marina的心房。

Text: POPLADY Editorial

Photo Source:mplus、moma、Pinterest、Marina Abramovic's Facebook

Share to Facebook